要我在短短兩個星期裡,記住大營盤小學每個孩子的姓名,老實說,我做不到。但要我忘掉那些孩子的臉,好像也很難。他們含蓄的笑、因緊張而扭絞的雙手、期待能夠與你親近的眼神,以及一直不忘表達謝意的誠懇,我在大營盤的兩週裡,是個快樂的瘋阿姨,也是一個心酸的土廚娘!一直自豪的宣稱平生唯一嗜好就是吃的我,第一次,真正用心卻又不敢提出完美烹調要求的為孩子洗手做羹湯,原因是,限於預算的擷据、限於食材的不夠豐富,以及一項最難堪的要求:別把孩子寵壞了。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