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10日,我帶著一身的挫折,離開呆了24天的四川大營盤小學,心裡一直問著自己,還要再去嗎?再去,我要做什麼?我還能做什麼?大營盤的孩子要的是什麼?他們的家長要的又是什麼?我們一直自以為是的付出與要求,不知不覺的顯現出強勢的主導與主控性,有些家長因此而惶惑了,而孩子們,他們用卑微的態度,努力學習並設法滿足我們的要求。他們也許因為我們的努力,與社會有了接軌的機會,他們也可能因此而會有我們視為當然的前途,但代價會是什麼?有沒有人在孩子臉上看到抗拒的神色?有沒有人在意孩子在嚴厲的要求下開始逃避?而我,沒有因為努力的付出而獲得快樂,因為,我給的也許不是他們所想要的,雖然,他們努力學習、認真接納一個與以前的生活完全不同的世界,但是,那樣的差距,會帶給他們多大的認知混亂與適應壓力啊?
我也許想的太多,孩子的不快樂情緒並沒有我想像的那樣嚴重,但我的確注意到有些孩子安靜了;有些孩子的眉頭不自覺的鎖了起來;有人開始嘻皮笑臉,不再那麼誠懇;也有一些孩子只跟你笑,卻不再跟你親暱,因為,他怕說出心裡的話會因此而受到教訓甚或斥責。而當我凝神想透視孩子的心靈深處,有些曾經喜歡黏在身邊打轉的孩子會低下頭,默默的離開。我的心也因此跟著痛了,但我無能為力,因為,我自己正是那個天真的參與者,一步步的把孩子推向這個巨大世界的轉輪中,開始接受磨練。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