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八十八年五月十五日上午十一點四十分,「入出國及移民法」在立法院三讀通過時,許多關心我的朋友問我:「妳為什麼沒有到立法院去等這最重要的一刻?它不是妳五年來所追求的最終目標嗎?」它是嗎?不!它不完全是。可是,終於通過的消息傳來時,我依然難以控制自己激動的情緒,疲累至極的精神霎那間放鬆了下來,而眼淚,終究是痛痛快快的流了一臉。
民國八十三年的十月間,我自軍中退伍不到一年,在極偶然的機會裏,發現我身邊有一群來自泰北的孩子,沒有身分證,持用假護照,偷偷打工、偷偷騎車、偷偷掉眼淚。難以想像的境遇嚇壞了我。我因好奇而強挖他們心中最隱澀的痛楚。我被他們一生無奈的故事糾纏無法入睡,我不明白他們及他們的家人做錯了什麼?我不以為這樣的事應該存在於我能自在生活的同一個環境中。我更不滿意這個社會、這個國家可以如此不公平、不合理的對待這群來自泰北難民村中的華裔學生。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本事?我只知道我要幫他們的忙,幫他們講理、幫他們爭取國籍,要他們能夠擁有合法身份、合理生活,更要他們能夠活得有尊嚴、有未來。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