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泰北清萊省三努茶房村的光復中學急需高中歷史.地理.國文.數學老師及電腦老師各一名.關於光復中學的介紹.請看<成功原來是誠懇的結果>一文或時報出版社的新書<重返異域>一書中均有不同角度的介紹.
相信我.茶房村雖然不敢說成是世外.但絕對是桃源.學校孩子的優質表現.有禮貌.好學,都曾是叫我感動的泉源,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學生生於民國七十五年九月十六日緬北臘戌,實為異域孤軍第三代。國共戰爭時,祖父隨著當時節節敗退的國軍退至滇緬邊界,本欲懷著反攻的夢想,無耐國軍主力已移至台灣、當時領軍的李彌將軍在物資補助不及種種惡劣的情況下與共軍周旋,根本寡不敵眾漸漸的反攻,雖然仍是他們的理想及信念但為了生存不得不放下機械、改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業生活。但在他們的心中對國家的信念卻是永遠堅持。我一直記得的是在我祖父的身上雖不曾穿過軍服,但頭上那頂軍帽卻像黏著似的永遠寸步不離、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反攻已成為神話。而當時的情況迫讓祖父無法跟隨國軍來台更別談回去自己的家園了、漂流在緬北已是唯一的辦法。就這樣我們全家無法取得緬甸政府給予合法的身份證,而是一代又一代都以難民身份居留,甚至在緬甸要出門到別的城市都要經過申請核准方可。我們這些孤軍的後裔在緬甸都無法取得合法身份證,因此雖然居住在那裡但實際上是等同於寄居在別的國家。由於緬甸政府禁止華文學校、有的藉辦緬文學校為名行華文教育之實、一聽到政府要來觀察學校馬上全校同學的書桌上放的都是緬文課本。有的學校則是一大早上華文接下來一整天都是上緬文了、還有的學校則以宗教作為掩飾但不管在怎麼樣我們都設法要學習我們的文字、文化—中華文化。 
    民國九十四年我參加了祖國舉辦的海外聯招考試被錄取,但連身份證都沒有的我又如何去申請正式合法的的護照呢?於是也就遵循他人的途徑—找黃牛幫忙!花了八十萬(25000台幣)買了一本假護照、而一本真護照的錢卻只需要一萬多塊(300多台幣) ﹗買了本護照但它上面的資料卻全是假的、從名字到出生年月日幾乎全都不對!護照上的名字是夢珊達、生日是民國七十五年三月九日。不過我當時沒有想那麼多、只是想到祖父和父親的期待能回到祖國唸書。至於以後要如何回去探望他們和日後會因這本假護照會成為無處可去的非法居留人的這些問題都被當時的那種喜悅給遮掩了。雖然我生在緬甸長在緬甸但在那裡我卻被認定是難民,除了沒有合法的身份證被緬人欺負和岐視更不在話下。更沒想到我到了夢想中的天堂—台灣、還是一樣得承受這種滋味跟過去相比真有過之而無不及了。因此我們這些僑生在緬甸被緬甸人歸類於華人、在台灣被認定為緬甸華僑真是左右不是人呀!我們就好像流浪的無國藉孤兒呀!加上僑生的福利和權益也越來越少我都不敢去想將來的問題、因為不久的將來我也會是一個不能停留在台灣也不能回緬甸的無國藉小孩了。我也知道這一路上會有很多坎坷目前雖然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可是不管有多大的抱負或理想連最基本的居留權都沒有的話又如何讓它實現呢?我知道中華民國是一個講究情裡的國家、對於我們這些無法返回僑居地又無法待在台灣的學子一定會有一個妥善的處理方式、我深切渴望祖國能幫幫我們讓我們有個安身之處、更讓我們有個合法的身份證明讓我們可以不用再擔心自己是一個無國藉的孤兒了。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的圓桌經典講座,原訂的題目是:「原來都一樣」。江老師一上台,卻丟了一句:「智慧的到達是平等的開始」。我真的傻眼。智慧,是有高下的。智慧,跟平等會有什麼關係? 

    老師講了鏡子、講了結果、講了學習、認同、欣賞、讚美,講到跟隨,我的心中開始有些懷疑,什麼叫「跟了就對了!」連不認同的人、事都要跟隨嗎?「原來都一樣」真的「都一樣」嗎?不要有「分別心」,但應該有「判別是非的心」吧!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尹發然曾經兩度下跪,一次跪在外交部長黃志芳的面前,一次跪在內政部長李逸洋的面前.但不是為了要拿ID而跪,當時的理由是,父親過世的噩耗傳來,母親又有心臟病,他心急如焚的想回家,無法可想的他,一等到部長,膝蓋就軟了!
    尹發然始終沒有來找過我.大概是緬甸僑生以前跟我的關係較少的原因,當他聽說第二批的泰北僑生因為到法院自首後,拿到偽造文書的判決書就可以申請在台合法居留,就自行到台北縣的板橋地方地院吧,去做了自首的動作.但就在等候判決的時候,忽然傳來父親過世的消息,難過的母親又有心臟方面的毛病,當時的尹發然歸心似箭,卻因護照已經被法院收去查證真偽,在無護照可用的情況下,唯一想到能解決問題的就是外交部長了,因此有了第一次下跪的紀錄.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民國84年的春初吧,在一次與第一批泰北學生開會的時候,一個個頭十分矮小,頂著一個大光頭的男孩,走進我們設在吳興街的辦公室裡。他以十分疑慮的表情,選擇坐在門邊。聽我們討論如何為自己爭取身分證應該要有的一些想法及作為。會開了沒有多久,他忽然當著我的面,大聲的問學生代表之一王東琴:「那個劉姐是誰啊?他為什麼要幫我們的忙?」
    孩子們從79年在工地打工,被警察以非法打工為由逮捕後,歷經3年,10位立法委員的關注,卻只在82年底,在向僑委會登記並經過審核後,部分學生得到一張臨時身分證明,保證警察看到這張證明後,不會再逮捕他們外,他們依然不能生病、不能合法打工、不能回他們在泰北的家。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屬於愛戀的幸運草

 

從戀愛中的女人手中接過幸運草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