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家是住在高雄市公共車船管理處的宿舍裡,那是連棟的磚瓦房,前後用竹籬笆圍出前後院,隔條小黃泥巴路就是菜園,菜園裡有個堆肥池,堆肥的味道隨著風向而來,我們聞慣了,當它是空氣裡應該有的味道,沒得選擇,也沒得逃避。

    記得收音機裡傳出有颱風要來的消息的時候,我們這些孩子幾乎都會莫名的開心得不得了。來的晚上,家裡唯一的一張大木板床的四個腳底各墊上三塊紅磚,床底的大木箱壓在床板上,我們一家五口就全都睡在床底下。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