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星期六是光復最忙碌的一天。我除了上午四節滿堂外,下午有週會、班會和校務會議。

   學校的週會慣例是前半段讓各班輪流派代表上台練習演講,初高中及小學分別選出一、二、三名。雖說是每人都有機會上台練習,得名的也只是口頭宣布而已,並無獎狀或獎牌等實質的獎勵,但有的孩子表現的就是十分認真而精彩,讓人十分欣慰,也能看出班導的用心教導。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160  

   等到了廣華小學,一如附近山腰小學般,幾根爛柱子,撐起兩棟簡陋的教室,沒門沒窗的,難以想像入冬後的夜晚,孩子們如何在山裡陰冷的空氣中學習?

IMG_2152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年,因為學校缺會計老師,前志工游老師介紹埔里張老師來光復幫忙。張老師夫婦是慈濟人,張老師雖然身罹癌症,但熱情不減,夫婿吳先生不放心她一人來到陌生地方,說是要協同教學,也就跟著一起來了。

   今年三月中,我帶著一群好友遊泰北,在光復停留的一個小時,只見張老師又跳又笑,說是學生不好教,協同教學的反而是手上的一根小竹鞭。她說得熱鬧,我聽得有趣,說好她回台灣後我會去埔里見她,不想回台後事情一堆,加上婆婆6月過世,喪家百日內不宜拜訪她人,埔里行也就成了空頭支票。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231   

       回到茶房,要想忽略這裡的風景除非是個瞎子。

   11月正是雨季已過,旱季初起的秋涼季節。山上的氣候偏涼,早起時只見眼前一片大霧,整個茶房村都籠罩在稠稠的雲霧裡。我心想,我的房間若再高個3-5百公尺,眼前所見只怕是個雲海了。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早拎著行李趕到機場,看到櫃檯前有兩張似曾相似的面孔,以為是救總派赴泰北做師資培訓的教授們,含含糊糊的打了個招呼,心想,路上多少算有個伴了,再一細問,原來是回光復的志工老師們,何老師跟陳老師已經在光復服務一年,帶小五的班,新邀一位彭老師個子十分嬌小,三位都有非常豐富的教學經驗,但都謙稱不敢誤人子弟,所以只帶熟悉的國小班級,我心想:高中嚴重缺老師,邀的志工老師都無法在開學時及時到,我這沒當過一天老師的退伍軍人可不是去添麻煩的才好。想歸想,第二天一早,校長邀我們到校長室討論課程安排的事,才知道陳老師把中、小學的課程及教師安排都處理妥當了。這是真正誠意來幫忙的一位好老師啊!

    我在晚上的教務會議上硬著頭皮同意暫代高二班導及高三國文;高一、二史、地。每個人都說:沒問題的,把教師手冊看看就行。我找到課本才知道問題大了,別說40多年前的印象早不存在,教科書的內容早換了又換,高一、二下學期的課程跟上學期的課程內容似乎交互對應。我的備課,得從上學期的課本一起看過才行。高三國文更麻煩,這裡的孩子在12月中要面對國語文測驗,相當於國文托福,考試方式也只有閱讀跟聽力,但考不好就會失去來台灣升學的機會,班導陳老師一再跟我溝通,希望我多找些白話文的文章讓他們接觸、學習。我跟學生閒聊時,知道上學期的國文老師顯然偏愛帶孩子讀古文,他們沒有不喜歡讀古文,但面對考試,這一個半月得加強白話文是跑不掉的課程了。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是個不怕死只怕難堪的人,既然以前有過承諾,如今學校也還當真,真是沒有理由再做推託。趕緊先發布尋找志工老師的消息,自己也回應了會回學校。為了堅定自己的信念,所有的遠親近友,沒有人不知道我要去泰北長住的消息。到了學校後能做啥?補老師不足的缺?我勉強可以教國文跟史地吧,如果可以多花點時間做好備課的工作。『美麗家園』計劃呢?要重新面對;重新實驗這個計畫的可行性嗎?

   在跟前志工老師吳文瑛老師的對談中,提到台灣志工老師因為來源不穩定,六年中,我接到校長「一夜數驚」、「徹夜難眠」兩次告急的訊息,實在覺得不忍,也對學校依賴志工老師的態度覺得十分危險,泰北有不少孩子回到台灣受完完整的大學教育,他們不能回校幫忙嗎?他們為什麼不願意回鄉、回校協助改善家鄉的環境?協助解決學校的困境?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在泰北-重回光復(一)

          民國96年5月,我因為『美麗家園』計畫受到真頓大師的青睞,邀我到泰國清萊省萬偉鄉的茶房村看他所擁有的幾塊土地,並大方地允諾無條件供我使用,只要能幫當地青年找到留鄉發展的機會。我因無知而膽大,一心的熱血,以為逐夢的機會來到眼前,成天夜不思眠,腦袋裡盡是要如何著手?如何進行的遐想。唯一的顧慮是:一、我沒錢,我的吃、住就是問題;二、我要用甚麼理由跟家人說:我要長時間留在泰北逐我天馬行空的夢想。

    回到台灣,真頓大師來電話說:茶房村的光復高中通過董事會的決議,要聘我當該校副校長。我心想:一個高中畢業生,何德何能去當人家高中的副校長?學校不過是用心良苦的給我一個好名銜,讓我的離家理由風光些,也可以免費吃住學校。如此盛情,我倒真是受寵若驚了。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