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文章時,我人已經回到台灣一個多月了。為什麼還要用這個標題?因為事情的發生是在我離開前不久的一個承諾,我在台灣等著承諾的被實現,實現承諾是應該的,意外的是:承諾之外的發生,就像天女散花一般,得到潤澤的顯然不只一所小小的山區小學而已。

   郭修敏女士是我在一個被安排的活動中認識的一位女企業家,從台灣到曼谷發展有十數年了吧,如何成功?有多成功?我其實沒放在心上,只知道她是一位捨得的人。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