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我的人生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二戰時,我家族是雲南地區的地方有力人士,我幾個爺爺們在當時屬於該地區的知識份子,日本入侵中國時,大爺爺和我爺爺投筆從戎,大爺爺戰死中緬邊境沙場,我爺爺活了下來。
國共內戰時,家族又捲入了這一場戰爭,國民黨軍隊為當時中國之政府軍隊,家族支持政府本是理所當然,隨著共產黨軍隊迅捷的攻城掠地,我爺爺、三叔公、曾祖父、曾祖母在戰亂中,追隨政府軍隊,跨越國境,撤守緬甸撣邦一側,三叔公於戰亂的撒退中不幸身亡。因事發突然,我爺爺之元配及子女來不及跟著一同撒出,從此,妻離子散成為兩個國度的人民。
隨著局勢的變遷,中國國內當權者,時不時便清算與前朝相關之人士,我爺爺自知返家無望,便於緬甸撣邦落地生根,娶同是逃亡者的奶奶為妻,白手起家另組一個新的家庭。
緬甸並無正式之難民政策,各地區之主管都依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我爺爺為了我父親的未來,多次使用各種管道向緬甸當局申請合法之身份證明文件,但是都石沉大海,每當家人成員外出至其他地區時,都一律須向所屬地區主管申請通行證,方能通過緬甸軍方所設之重重關卡。
父親因深受無合法身份證明文件之害,終身只能待在家鄉務農及從事一些小買賣,含莘茹苦地養活我這一代人。命運始終是在捉弄人,我父親又為了我這一代人的前途,傷透了腦筋。我因從小並無緬甸國藉,所以無法進入政府學校接受正式之國民教育,僅能就讀於華人鄉親們出錢出力,所興辦的民間私立華文學校。因家鄉的私立學校並無高中,家裡的經濟無法供給我去大城市接受更好的教育,我國中畢業後,便幫助父親打理生意買賣的相關帳務。
1998年,時逢台灣僑委會至緬甸地區招收學生,我父親得知消息,特地入城詢問相關承辦單位,有關於招生的細節,我父親得知台彎方面有承認緬甸私立華文學校的學歷,我父親回家與我母親商量後,決定將我送入城中接受應考台灣聯招相關的補習,同年,我不負家人的希冀,我以所屬考區第二名的成績,被台灣專科學校所錄取。
在我享受金榜題名的歡喜時刻,父親卻深鎖眉頭,因為困擾父親一生的問題又轉嫁到我的身上,為了讓我擁有一個合法的身份證明,讓我順利地離開緬甸,進入先進的台灣接受良好的教育,唯有這樣我的人生才會有希望。父親幾經波折,透過各種管道,耗費巨資,終於為我張羅出一本保證在機場海關不會出事的緬甸護照,解決了離開緬甸國境的問題。
記得,我離開緬甸的當天,因緬甸政局緊張,父親無法向所居住地的主管申請到入城的通行證,我雖年方十七歲,在家人的期許下,我強忍著內心的懦弱,堅強地與家人道別,獨自一人離別家鄉,迎向充滿希望的陌生國度.
1998年下旬,我幸運地進入台灣就讀我考取的學校,在五年的求學時光裡,我申請到教育部的清寒僑生助學金,除了這項助學金外,我沒有任何的經濟支援,唯有半工半讀才能讓我完成學業,求學過程中,我極為感謝朋友、同學、師長、教官們對我的關懷,這樣溫暖讓我感覺到我不再是獨自一人,是促使我向前走的原動力,我深深感激。
專科學業完成後,自己計劃著繼續往上念,但是專科時期的經驗告訴我,若我再繼續半工半讀,我的成績將會如專科時期一樣,無法達到我的理想,但是教育部又不允許持外國護照的僑生就讀夜校,正當我舉棋不定時,了解我背景的學長對我說,依我的資格可以循移民法的無國藉身份解決我的身份問題,我細聽學長的建議後,又思考了自己的過去與未來,深感若我無法跳出幽靈身份的惡性循環迴圈,我不但會毀了我的未來,勢必也將殃及無辜的下一代。
經過一個多月的考慮後,我下定決心,決定一試,畢竟台灣是先進的文明國家,不管後果再怎麼糟,至少應該也會給我一個合法生存的機會,應該不至於讓我遭受我祖父、父親們所承受的命運。
不幸的是,我並沒有能力跳出宿命的迴圈。
2004年,經過地方法院的判決,我拿到了緩起訴書,被判56小時的義務勞動,我於最快的時間內便將其服完。同年,我開始準備向內政部申請無國藉居留證的相關證件,在索取相關證件時雖遭受一些不愉快的事,但我從不在意,畢竟,與我的人生前程來比,些許的刁難算什麼呢?
晴天霹靂的是,我與生俱來的申請資格,被入出國移民法第十六條第二項所設的時間點完完全全的被排除。
申請表被駁回時,我腦海裡僅想到我祖父及我父親,我深深覺得我愧對他們,我並沒有能力讓自己過得比他們好。
2002年,祖父過世時,我向學校告假趕回家,送祖父人生道路上的最後一程,記得那年剛回到正在辦喪事的家時,卻被父親訓斥把念書當兒戲,還沒等祖父出殯,便被父親趕回學校上課。也就是因為這一次的出境記錄,我的申請資格被排除。我始終覺得依我祖父的為人,泉下有知自己的過世,影響到子孫命運一事,應會感到自責不已吧?造化弄人啊!
我祖父己離世,他至死都無法找回在中國的元配及子女。
我父親在戰亂的國度裡一直擔負著家庭的溫飽大任。 
至於我,在文明法制的台灣,以沒有任何身份證明文件的情況下,我一直對家人說我過得很好。
為了現實的生存,不敢讓我的雇主知道我的居留證已經過期,我不得不用阿傑這個假名作為自稱。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阿傑
  • 戰爭本來就是會製造出很多讓人無奈的事。
  • 希望我們所受過的苦 可以變成大家的教訓<br />
    不要再有戰爭 不要再有粗糙的政策<br />
    不要輕忽別人的生存權益<br />
    有一天 我們會發現 <br />
    我們可能要用我們的生存權益去交換自己所種下的錯誤<br />
    而受過苦的人 要從教訓中求得智慧<br />
    讓自己有能力成為一個守護者<br />
    不讓後人受同樣的苦
  • 銀鳳
  • 希望看到的人<br />
    給予默默禱告<br />
    祝有尊嚴活著<br />
    <br />
    我真難過看了 這麼 多篇<br />
    終於了解劉姐心情<br />
    如果妳做過媽媽<br />
    妳會痛心不捨<br />
    想要做一點事
  • 伊鳳
  • http://www.wretch.cc/blog/thebesthouse&article_i<br />
    d=8305175<br />
    龍教授:您好<br />
    非常敬佩日前妳和清大學生為黑蝙幅而做的努力,雖然已告尾<br />
    聲;但是卻給另外還有泰北孤軍之後,起了很大的漣漪。<br />
    我們知道妳工作非常忙碌,妳還要照顧妳的母親;請有空也看<br />
    一下劉小華部落格,請點它一下,每天看一篇文章。<br />
    妳將會發現劉小華姐為了人權,不遺餘力照顧泰北孤軍之後。<br />
    因為她跟妳我一樣,都是有二個小孩的母親,將心比心把母愛<br />
    發揮淋漓盡致。<br />
    如果妳每看完一篇,為那些悲情故事的主角,稍為一句鼓勵打<br />
    氣的話,他們會有更亮麗的明天。<br />
    目前已有人上網留言,想寫信給您;其實是要喚醒國人對出們<br />
    在外的僑生,多一分理解和關懷。<br />
    <br />
    <br />
    <br />
    伊鳳 於 June 8, 2007 05:41 AM 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