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民國83年底 

 

    本來是一個星期我會留一個晚上錄三集節目,以免影響家庭生活。但想幫泰北學生的念頭一起,首先想做的,就是接觸更多的學生,聽他們的故事,了解他們的實際狀況。但不想犧牲陪伴孩子的時間(大女兒17、小女兒9歲)。就跟橋窗請辭。節目做得悶,橋窗搞不好也早想叫我走人了,自然是一口答應。我要求每週一個晚上至少見10個學生,因為建國說,同樣狀況的同學共有78個。
    第一週真的來了將近10個,一個個被勉強的無奈樣兒,臉上擺明了「你不就是好奇嘛!講了你也聽不懂!」我拿出對付竹竹的態度,窮追猛打。王東琴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你想幹嘛?但有人想關心我們,願意聽我們說故事,還是不錯的。」
    連續了兩個星期,我以為大家的故事應該都差不多,沒想到各個不同,許多的酸楚叫人難以想像,我覺得可以拿出一些辦法來,就請同學到我天母的家中來開會,大家商討出一個可能可行的計畫,也許可以按計畫進行爭取國籍的工作。 
    我當然沒有經驗,學生代表跟著立法委員5年,什麼方法沒試過?可就是沒有結果。冒出一個沒沒無名的劉小華大剌剌的說要幫忙,代表們一個個意態闌珊,硬是在天母勉強露臉勉強承認自己是代表頭頭之ㄧ的楊國明,坐在角落裡,一句話都不肯多說。直到結束了,嘴裡吃著我準備的八寶粥,才說了一句:「嗯!有媽媽的味道!」
    我的計畫是把同學的故事集結成書,靠書的通路把泰北學生的問題讓社會大眾知道,也許會蹦出幾個真正有實力的人出面幫忙。想法其實很天真。一來學生的反應很冷淡。二、我自己除了幾首小詩,幾乎沒認真寫過一篇文章,更別提出書的經驗了。
    為什麼我常說:「會做泰緬難民工作,一定是我上輩子做了太多的孽,這輩子注定是要來還債的!」
    不被信任、沒人看好、連大毛李浩星都用一臉狐疑的表情問同學:「那個劉姐是誰?為什麼要來幫我們的忙?」我卻帶著不怕死的憂傷心情去找柏老,想聽聽他的意見。柏老說:「想做的事就去好好做。哪有做不到的事?只看你的決心下到哪裡而已。」「真能找到幾篇好文章,我就幫你找出版社出書。」 
    於是,催稿成了一件苦口婆心的事。用死皮賴臉形容我催稿的態度也不過份。有同學經不住我的「糾纏」,先警告我:「我的文筆很差喔!錯別字也很多喔!」看沒把我嚇跑,倒也乖乖的交了幾篇。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專家
  • 因劉姐您的不離不棄~~~ <br />
    也造就了後來這麼多幸福的人~ <br />
    您的功德應該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吧!
  • thebesthouse
  • 哪來的功德啊<br />
    以前當還債<br />
    現在當收大禮<br />
    自己已經樂得咧<br />
    覺得自己是個有用的人<br />
    真是樂得不知如何形容了<br />
  • 美萍
  • 劉姐的胸襟是美萍這一輩子都無法學到的<br />
    劉姐的無私更是世間罕見<br />
    劉姐!您真的非常的不正常啊<br />
    美萍卻是那個在您的非常不正常裡最幸福的人<br />
    朱爸一定很想罵我吧。呵呵~~<br />
  • hwahwa82興華
  • 劉姐在辛勞之餘還不忘幽默<br />
    心痛之餘還惦記著大家的安危<br />
    謝謝劉姐!我們偉大的大媽....<br />
    <br />
    <br />
  • Amanda Hu
  • 小華<br />
    連看了幾天的一路走來心歷路程,更了解妳了!"劉姐"似乎<br />
    不只是稱呼,而是天使.救星的圖騰!<br />
    看了餐會照片,除了想分享孩子們(其實多已為人父母)的<br />
    感恩心情,也想從中找尋布落格裡常見的名字是誰?當然美萍<br />
    是最好認的!也知道了原認為是罪魁禍首其實是接引妳收大禮<br />
    的竹竹!<br />
    <br />
    真羨慕妳已過了一個充實無悔的半百人生!還有另一個半<br />
    百要去築夢,不平凡的人美夢一定成真!祝福妳!<br />
    這幾天我是憂傷度過的,鴨鴨弟弟已於9月8日安樂往生,緣<br />
    起緣滅,要完了感情的債,丟下了傷心的媽媽在外婆周年忌<br />
    的前一天和他姐姐團聚了,徒留仍不時掉淚的我!
  • 美萍
  • 親愛的璧媗阿姨<br />
    知道您這幾天在憂傷中度過<br />
    真是不捨。還想說怎麼那久沒「看」到您了<br />
    璧媗阿姨!謝謝您無時無刻關心我們<br />
    相信美萍認璧媗阿姨也會是最好認的<br />
    因為我們已經很熟了。對嗎?<br />
    <br />
  • thebesthouse
  • 前天還在跟老公說你好久沒回應了<br />
    會不會是弟弟有狀況<br />
    還沒想到真是猜到了<br />
    如你所說 緣起緣滅<br />
    一切都要學會隨緣<br />
    自己多保重了
  • 竹竹
  • 劉姐..<br />
    我爸有一本(好大一本)有關光武部隊當時在泰,緬,寮的一<br />
    些實錄及照片,已彙集成冊的書,是他們在台的"滇緬泰寮邊區<br />
    恊會"所編著的,你有需要用到嗎?我明天叫我爸打電話去問問<br />
    看還有没有多餘的給妳一本,若没有多餘的話,就把我爸的借<br />
    妳用,以補足妳更多的資料,他們在中壢有一個恊會,會員有..<br />
    翁遠慶中將,薄次萍少將(化名馬致光),彭誠少將...<br />
    ps:我爸說妳可能會認識他們吧(也是情報局裡的人)
  • 竹竹
  • 劉姐..<br />
    不好意思!剛才這麼晚了還打電話叫妳看東森新聞台,我是<br />
    已看近五分鐘才想到要叫妳看,因為題目剛好在講我們金三角<br />
    和孤軍的事情,我也有叫我爸一起看了..<br />
    對了!今天有傳了一封我爸當時寫的陳情書給妳,忘了問妳<br />
    有收到了嗎?(一共四頁)<br />
  • @@
  • ”催稿成了一件苦口婆心的事。用死皮賴臉形容我催稿的態<br />
    度也不過份。”看來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都讓劉姐您費心<br />
    了...<br />
    各位親愛的同胞們,看了是不是有些慚愧呢?無論文筆好不<br />
    好,都儘量寫一些吧,像我..每次寫都錯寫一堆,文筆也不<br />
    順,但我還是不怕丟臉的把它記錄下來了,我想...不論文詞<br />
    美不美那畢竟是我當下的心情,我的故事,並不是為了討人<br />
    喜歡或是為了想獲得別人的讚美而寫...<br />
    <br />
    我不善於表達,總之...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團結力量大嘛..<br />
    這種不安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個煎熬..我想你/妳也是這<br />
    樣的感受吧
  • thebesthouse
  • 傳真機沒紙了<br />
    剛剛才收到三張<br />
    請把最後一張重傳<br />
    妳提的幾個人我認得<br />
    但仍請寄書給我<br />
    因為我跟他們沒有聯繫<br />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