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再次看到緬甸人民為了民主自由而發起的示威活動時,並沒有感到太大的意外,只要是僑居過緬甸或對緬甸國家情勢了解的人都知道,示威活動是潛在的動機,只是時間點的問題。由古至今,只要是太極端的制裁到最後就難免於被倒戈的宿命,正所謂物極必反,天理如此,即便是現今的社會也一樣,當腐敗無能的統治者再也得不到人民的信賴及支持時,不願受其左右的聲浪一定會浮上枱面,遲遲不出聲不代表聲音的不存在,這次的示威活動充分說明了人民的反對心聲,更何況帶頭起兵的是緬甸人民心靈支柱的僧侶,更是突顯了緬甸政府無可救藥的窘態。
    緬甸長期受困於西方的經濟制裁及國內的紛爭,政局及經濟都一直無法平穩提升,軍人的一言堂政策更是令人髮指,而其並不畏於國際社會的壓力,依然我行我素,靠著其天然資源及地理條件的優勢,恃寵而驕,執政50幾年來,從未有過建設性的突破,固步自封,坐井觀天,人民也因為長期的受屈不敢出聲,導致緬甸軍政府越發肆無忌憚,行政上為所欲為,完全沒有把人民福祉視為己任,官商勾結更是光天化日,貪腐的程度實難以字句所能描繪!   
    從1988年的抗議示威到今天的流血衝突,一樣的劇情一樣的背景,只是相隔20年後才上演的續集而已,而主角也由當年的配角升格,由學生轉為僧侶,規模雖不如前,卻代表著更透徹的民意,因為身為出家人的和尚,其不染塵事,不戀世俗的空,都已無法視而不見時,人民的心裡就可見一般了。尤其僧侶在緬甸是地位最崇高的精神象徵,就連高官都要跪拜於其足下,這是一種心靈上的寄託,一種虔誠的信念,也因而和尚的意識完全代表著人民的心聲!
    從這次的緬甸軍人無情的鎮壓手段,以其軍人式的槍棍對付那手無寸鐡的僧侶及平民,示威代表著一種發言,在緬甸連基本的發言權都被剝奪,全世界的民主自由對緬甸人民來說都只是遙不可及的神化,因為他們所面對的是彌漫著鐡锈味的槍杆子,從20年前的血腥鎮壓可以看出軍政府的無人性行為己深深根殖人心深處,因為有為的政府是不會對其子民如此殘暴的,即便個性溫順的佛教人民都已無法認受那目無法紀的暴政,長年的不滿所醞釀出來的反抗情緒終於再次爆發! 
    袈裟革命,更代表了一種至高的精神、神聖的使命!如此震撼的舉動,相信對緬甸當局有如當頭棒喝,其嚴重性可謂勢在必行。革命的精神旨在改變當局,而義無反顧為其使命動源。革命的情操是值得尊敬的,任何一個革命的成功都將有無數的犧牲,無私的奉獻,而且是持之以恆的努力再努力,將挫敗視為成功的基石,革命的背後是那令人讚嘆的情懷,成敗之間都編織了動人的故事,或悲或喜,感動或傷慟!然而對一個革命志士來說,一切的一切都值得,因為那是一種存在於世間的值價! 
    對於一個出生在緬甸而身在台灣的無國籍人來說,世事真的是無奇不有,也見怪不怪了,在無解的身份上努力尋求一個答案是件艱辛的事,面對緬甸無解的政情也是無可奈何,雖說緬甸不承認我等為其子民,卻也是自己成長的地方,又怎能棄而不顧呢?更何況自己的家人還在那混亂的世界裡驚慌渡日,每當思及那令人牽心的畫面,不僅一陣心酸,內憂外患的心裡在無奈的天空漫延焦灼…… 
    同胞們!志士們!在這不安的一刻,請與我手牽手、心連心,為我們出生的異鄉祈禱,我們也猶如街頭上的群眾迫於無奈而必需要有所為了。觀前觀後,會站出來都是因為不平等、不合理的存在所導致,當情勢發展到無可忍耐的限度時,惟站出來、惟有突破那心理的障礙,完全付諸行動來表示自己的想法及訴求!在緬甸有「褐色革命」的僧侶,在台灣有反貪的「紅衫軍」,我們這群處於灰色地帶的無國籍遊子,是不是也應該為自己的生命發聲!當和尚不再只是和尚(變成了憤怒的示威遊行抗議者),當軍人不再只是軍人(變成了無恥的武裝暴力份子),當袈裟再也不是代表著那不沾塵埃的神聖象徵時,我們的革命情操在那裡? 

 

                                           興華 04-10-2007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傑
  • 德國文豪托瑪斯曼曾說了一句名言:「政治只和少數人有關,<br />
    但卻會毀滅全部人的生活」。 <br />
    <br />
    所謂觀今宜鑒古,無古不成今。<br />
    <br />
    我們現今的身份認同窘態乃因國共的紛爭所致,我們比較另類<br />
    的是,當下自顧不暇時刻,我們又被迫必須承受另一場擾亂人<br />
    心的無情政爭。<br />
    <br />
    流落於泰國之百萬緬甸難民,經時間的拖延、政局演變後,這<br />
    些受害者未來的感受是否會跟我們現在一樣?這是我一直在關<br />
    注的無奈之事。<br />
    <br />
    <br />
    By/輕輕的愁緒盤旋於心頭的 阿傑
  • 泰光
  •  興華說的對,當袈裟不再神聖,當軍人不再軍人,我們的革<br />
    命情操在哪裏?革命是什麼…也許就是把命革掉來換取更多人<br />
    的新生。這樣的偉大我們還不需,而且劉姐也不會同意。但盡<br />
    一份你能做的…只是為了能革掉你一直無可奈何的悲哀命運。<br />
    (以己之愁,擔世之尤),阿傑的豪氣著實讓我欽佩不已。<br />
  • 美萍
  • 這個部落格瀰漫了一股英雄豪傑的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