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常說人生有很多種,有幸運的,不幸的,有平淡無奇的,也有轟轟烈烈的,可是我該如何為我的人生下定論呢?

    對於身為華人為何會出生在緬甸,在一個不受歡迎又不屬於自已的土地上,我們的國父是孫中山先生還是另有其人?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已習慣這種沒有正常的身份,沒有尊嚴的生活,我從不敢怨父母,也沒有想過要去改變這樣的生活形態,因為對一個沒有機會接受教育的人來說,又有什麼能力去扭轉命運,直到有機會上學,才知道命運是可以靠自已的能力去改變的。從此後,我建立了我的理想 我要為自已爭取一個正真屬於自已的生存空間。

   在一九九九年,我實現了我的夢想,來到了台灣。一個可以接受我的國家。抱著像失散多年一直住在孤兒院的孤兒要回家的喜悅心情到了台灣,一個人人口中的天堂,可是回家後,發現原來這裡也沒有我的容身之處,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常問自已 妳還有夢嗎?

   對於「天那麼黑 風那麼大 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這兒時就能朗朗上口的課文,讓我與台灣結緣。對台灣的響往也因此文展開。努力學好中文 也是希望能回到台灣這個母親的懷抱。然而夢想的開始是因為有了台灣,夢想的幻滅也是因為我來到了台灣。記得來到台灣的第一個晚上,因為我上課的學校在高雄,而我所搭乘的飛機是在台北的中正機埸降落,所以暫時在朋友的姑姑家過夜。

    那一夜我整夜沒睡,心情五味雜陳,有擔心、有喜悅。擔心的是:台灣人會接納我嗎?喜悅的是:我終於來到一個可以大展抱負的舞台 就這樣我渡過了在台灣的第一夜晚。

   台灣的早晨,陽光很溫暖。這時的我,才發現原來台灣的陽光和緬甸的並沒有不同。一樣的令人感到熟習、親切。改變的是從今而後,我的人生將會發光發熱。 然而我卻忽略了現實生活的殘酷,忽略了原來這並不是我所能擁有的舞台。在台灣的生活、學業、經濟的來源讓我窒息,每個學期都要為了學費夠不夠而煩惱。為了找不找得到工作而心煩。每次找工作處處碰壁,面對身份的問題而事事受阻。受到委屈也只能在夜裡偷偷的拭淚。眼淚擦乾,明天的生活依然要繼續。尤其在求學的過程中,記得在二專有一堂現代史的課。提到了國父。老師忽然叫了我的名字。因為全班只有我一個僑生,特別容易引人注意。老師問我:「妳應該不知道國父是誰吧?你聽得懂我問的問題嗎?」全班登時哄堂大笑。不知老師是故意還是無意,但我永遠記得所有同學的眼光頓時集中在我的身上。看得出來他們有的是同情,有的則是不屑。也或許是自尊心受損,一切都是我會錯意。可當時的我,好像赤裸裸的被大家檢視。很顯然我平時的努力,並沒有獲得大家認同。每次從別人口中聽到:「你是僑生哦?會說中文嗎?聽得懂說什麼嗎?」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我好想要大聲的告訴他們:「我是華僑!我和你們一樣。是同根生的華人!」 這句話在心裡我已經吶喊了幾百遍了。

   老實說,在台灣的學習環境跟我們在緬甸的相比,真的好太多了。所學到的東西更是無從比較。天知道我好珍惜這個得來不易的機會。我曾費盡心思的去溶入。真心的學習怎麼與台灣同學相處。一廂情願的以為可以被接納。懷抱的許許多多夢想,以為可以一一實現。直到殘酷的現實,慢慢的把我敲醒。原來我只不過是個外來的人,面對無國籍的身份處境,我們的未來,該何去何從?又有誰?願意為我們的生存權益,給一個清楚的回答?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