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4
        真頓大師是個急性子的人,說好六點出發,五點半就到學校的教師休息室來找人了。我正在給良恕寫信,告訴她有31男要去打攪,信才寄出,她就來電話了,說已經接送寄宿的朋友來回了。看來她的生活依然忙碌辛苦。聽說我要帶兩個記者朋友來,她是個直率不會客套的人,問了我們可能到達的時間,要我保持聯繫就是了。
    我跟良恕的認識算不算是不打不相識?在我第一次去美索的時候,是跟樹盛聯絡的,到了美索,我以為我是第一次見到她,她卻對我印象深刻。那是幫第一批學生爭取國籍的民國84年間吧,我帶著一身的焦慮與疲倦,貿然參加了中國人權協會辦的一場座談會。她是主辦人,卻也不記得那場座談會的名目是什麼了,只記得有個精神官能疑似有問題的女人在那場座談會中談與主題無關的問題,給她的感覺當然不好。10年後再度見到我,她的疑慮未消,我卻渾然不覺。跟老公在美索的5天,我與她自在相處,也讓她逐漸認識了這個曾經讓他很討厭的劉小華,當年的焦慮是因為投入太深,而執著的意念,也終於解決了連中國人權協會當時的理事長柴松林教授都不認為能夠解決的國籍問題。自後我們便變成了好朋友,雖然相聚不易,但常掛心中。 (良恕是何許人也?看看她的部落格http://blog.yam.com/acrosstheborderline " 就知道了)
    桂越跟瑞珠是個性帥氣,坐跑山路的車卻帥不起來的兩個人-都會暈車,輕重不同而已。瑞珠忽然發現,躺在車後面的貨台上好像還蠻舒服的,雖然沒有蓬布,我總覺得女人嘛,大剌剌的躺在敞開的車台上實在不雅,但想到暈車人的辛苦,我這領隊理當同甘共苦,他們覺得那樣躺著是甘,我也只好視苦若甘了。
    一路上,聽我說想去緬甸的計畫,桂越動了心,也想跟我ㄧ起去。我卻顧慮她的專業攝影機會為她帶來危險。瑞珠的攝影機像遊客用的高檔攝影機,雖然刺眼,但還能勉強硬掰,於是決定讓瑞珠跟我ㄧ起進緬甸,幫我紀錄我在緬甸的所有作為,希望能幫我在跟台灣政府交涉時,作為有利的舉證。這一路11個小時的車程雖然辛苦,但三個胸有大志,不怕吃苦犯難的女人,想到可能有的緬甸冒險旅程,卻也興奮異常,也沒暈車的糗像出現。 
    到達美索,已是晚餐時刻。良恕準備了晚餐在她自己住的地方招待我們,我卻從一進屋起,便勤跑廁所,直瀉到昏天暗地,不瀉的時候,就是昏睡。良恕安排桂越、瑞珠和駕駛阿龍住她經營的民宿,我只想睡在廁所旁,一動也不想動,唯一的意識是:老天真是眷顧啊!沒讓我在路上鬧肚子!但我也沒有偷吃啊?怎麼四人同行,就我一人有事呢?是不是因為他們都身負責任,只有我,藉機偷懶出來玩。但看看良恕跟女兒詠玫,不算正當理由嗎?瀉肚子,就當老天賞賜我的減肥機會吧!該感謝啦!  

 

                                    小華2008/1/30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