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嫂是個細心而又體貼的人。一路上,在我停腳調整呼吸時,為我介紹玉山附近的山巒。

    這一抬頭麻煩了,豐厚雪白的雲海正在眼前溫和的移動著,襯著遠處黑色的山巒和山緣邊的朝陽,這如果也叫美景未免太過稀鬆,但面對這樣的景致,就是叫人心曠神怡!身在這樣的環境中,就是叫人覺得舒服!喔!離開山有多久了?

    我得意的告訴旦哥旦嫂,在泰北山區要看雲海是多麼稀鬆平常的事。平常到當地的孩子看到我們這群台灣來的志工老師為雲海而歡呼時,那莫名奇妙的眼神,活脫脫就是在笑我們是『城市鄉巴佬』唄。 

    眼睛既然淪陷到風景中,心情也擺在談笑說景中,想要登頂的情緒相對的就減低了。

     旦嫂的年紀沒有我大,但旦哥比我大一點,因為是登山老手,所以我跟著大家一起尊稱她叫旦嫂。玉山的路憑良心說真的不難走,但我就是氣喘得厲害,我問旦嫂:「爬百岳不是很辛苦嗎?為什麼會想要去爬百岳?」「在山上覺得很舒服啊!你看,這些山是不是很漂亮?」何止山漂亮?路旁的小野花雖然迷你得很,卻可是精致得一點也不輸給都會裡的名花奇草。像迷你的蘭花、迷你的繡球、迷你的吊鍾,老實說,這些形容詞都未必正確,但野百合我可不會認錯。如果都會裡的香水百合是貴婦,這裡的野百合可不是小家碧玉,是纖細的氣質女,在山壁上昂然的綻放,神氣在高海拔上面對的是山靈雲靄,氣質自然不同凡響。

    我心虛的問旦嫂:「這次真的不準備登頂嗎?」「登過那麼多次了,這次純粹是消遙遊。」好一個消遙遊,我喜歡!我想到爬北插時,10個小時只能低頭看路,路上景觀全無印象。這次登玉山,既沒先訓練好體能,又怕耽誤了大家的時程,反而賺到了一次心滿意足的逍遙遊。在西峰下的山屋喝高山咖啡(旦哥煮的),加了一個故意落隊陪我們的阿梅(以前就登過主峰囉!),三個沒壓力的女人加一個插不上話的旦哥,一路聽我們嘻嘻哈哈,真是好不快活。

    我問自己,我常掛在嘴邊的企圖心、不成功絕不放手的毅力呢?這會兒都到哪去了?不怕!每個人都有他自己心中的玉山,我的玉山是解決無國籍人的合法生存問題。爬玉山,就讓我輕鬆快樂的享受山上景緻及氣韻吧!這是沒登頂的藉口嗎?如果是!就不公開說:「我去爬玉山,但沒登頂喔!」

    朱爸及其他3位首攻都登頂成功!我有給他們拍拍手喔!

 

                小華2008/8/31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