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學校養雞做實驗的小女兒同步養雞,一來是古久以前的養雞經驗跟現在的養雞方法好像有些不同(小女兒的養雞道理就讓我們傻眼,也希望藉著研究生的現代觀,比較兩代養雞法的結果孰優孰劣-哪種雞肉比較好吃啦),二來也實在是朱爸看待自己的退休生活就是學習跟享受。學著做以前看人家做但自己沒機會學的事物,如醃製湖南臘肉、做破布子醬等。享受呢?種菜啊!養雞啊!好一個愜意的退休後外行農家式生活。好在家裡人口少,需求不多,但種的瓜不結、種的菜養蟲,卻也讓他早晚探視,生活裡平添許多讓他關心的事物,填補了老婆在外奔忙時的空寂時光。

    但是是男人的特質還是我家老公本來就不是細心的人,家裡養的15隻小肉雞裡竟有一隻腿軟站不起來。本來我這「大女人」不太甘心過所謂的退休生活,種菜、養雞既是老公想要的消遣活動,那就讓他自己去玩好了。但總不能對老公的興致太過漠視,也是母性使然吧,出門前或回家後,我也一定要跟小雞們問問安,看牠們是不是吃飽喝足,逐漸長大中。

    小雞來的第三天,忽然發現有隻精神不濟,有夭折的跡象,這可不是我喜歡面對的結果,於是用手捧了飼料,送到小雞面前,牠勉強睜開眼睛,輕輕啄了一口,看我沒有縮手,顯然是很堅持的要牠繼續吃,加上別的健康小雞看到我的手心也有飼料,轉身開始搶食,牠多少受到一點激勵,也開始啄食。雖然搶不過那些活蹦亂跳的同伴,但總算打起了精神,好好的吃了幾口。我又用小杓端水到牠面前讓牠飲用,這下子看出牠渴了好久了。看牠特別誇張的昂起脖子,好像要讓清涼的水從頸部開始充分滋潤他饑渴的身體,我心想,這就是妹妹口中的笨雞嗎?會不會太懶了一點?

    為了這隻笨雞,我的心思多少也被牽制住了,我把牠的狀況如實向妹妹報告,妹妹像問診似的問詢牠的狀態,我才注意到笨雞的身體是屁股貼地,身體呈45度角的姿勢坐在箱子裡,妹妹問我牠的雙腳是否外翻?的確沒錯,那兩隻腳顯然不是用來行走,而是幫忙撐住身體,讓自己能夠坐得起來。妹妹說那個狀態有個專門術語,叫「劈腿」,我心想,真是冤枉啊!小雞!你明明沒有追帥哥、逐紅粉的能力,卻被叫「劈腿」,好在你不懂「人」語,否則會暗自垂淚吧!

    可憐又被冤枉的小雞,如今成了我的寵物,有專人我伺候他的餐飲,還要負責驅趕其他小雞對牠的凌虐(在牠身上踩來踩去,真是可惡)。但14隻小雞誰皮誰壞,我始終分不清楚,只有「劈腿」的小雞,雖然得到我的特別憐愛,看到我時,卻也沒特別的興奮。看來我還得學學「雞」的語言,不要錯過了牠跟我說「謝謝!」時,難得的因驚喜而昏倒的景象,讓我自己陶醉不已!喔!想太多啦!就算會說「謝謝」,也不會變成王子啦,唉!

 

                       小華2008/12/6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