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星期前,「劈腿」跟其他一週大的14隻小雞一起被裝在紙箱裡來到我家,三天後,我發現「劈腿」已經無精打采、奄奄一息。察覺牠的雙腿無力,顯然搶不到食物,決定對牠特別照顧。於是,老公說要養的小雞,如今成了我的責任,除了早晚添水加食、請安問候外,觀察他們的習性、性向也成了我常常晚到辦公室的主要原因。當然,「劈腿」是原因中的最重要原因,牠攫獲了我的絕大部份注意力,完全違反我「關懷弱勢」的態度,就是覺得牠需要被特別照顧、被特別保護。直到今早,才驚覺:誰是『弱勢』?誰是『弱雞』啊?

    話說10天前,因為發現「劈腿」的弱勢,也警覺到肉雞的成長速度的確驚人,15隻小雞在紙箱中的活動空間已經十分狹隘,便趕緊再找到一個籃子,將6隻小雞移居到籃子裡去,其中就包括了「劈腿」,心想,我每天離家時間一不小心就超過10個小時,籃子小一點、同伴少一點,牠就食飲水容易一點,加上我早晚的特別照顧,應該可以好好維持住牠的小命,不說長命百歲,至少可以壽終正寢吧!(其實這真的不是養肉雞的目的,但牠的身體如此畸形,目前的體態是劈著雙腿的芭蕾舞雞,如何端莊的全雞上供-五臟廟-啊?)

    前兩天的天氣真不是普通的好,我除了不自覺的翻出短袖針織衫外,也覺得可以讓小雞們出去曬曬太陽,吸收一點維他命Dk什麼的。當其他的小雞已經外放到庭院走道,要他們活動筋骨卻成效不彰時,「劈腿」被我的保護觀念所害,以為獨居讓「劈腿」可以安全進食,也不會被其他的小雞欺壓,所以留在籃子裡,讓殘疾的「劈腿」,更形孤獨,直到太陽出來了,軟腿的「劈腿」應該比誰都更需要陽光吧!

    我把又髒又小的「劈腿」抱到院子裡,看牠無奈又無知的表情,牠是在奇怪牠所受到的特別待遇到底是福還是禍嗎?

    受寵若驚的「劈腿」一開始對身旁的小草小蟲全不關心,牠扯起喉嚨拼命的叫,不相信牠的雞兄弟會對牠所受到的特別待遇不聞不問。我看那群小流氓還真的無視牠的呼救為意,依然窩在紙箱裡動都不動。我心想:誤會啦!「劈腿」!你真的以為我忍心看你孤獨嗎?我這就去抱幾隻難兄弟來陪你,萬一他們又來踩你,那可是你認雞不清,不要怪我。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