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三,按往例是泰緬孩子來我家過年的固定日子。過了中午,大家碗筷都放下時,阿霞帶著一甕大號的「佛跳牆」、一盤蝦鬆、一盤蘿蔔糕來。我怨她太破費了,她說:「還好!我昇領班了。」 

    阿霞沒唸過書,被帶到台灣來時不過20歲吧,卻嫁給了已經退伍又耳背的老兵,生了兩個女兒,圖的是有個遮風避雨的窩跟安定的生活,幸福嗎?快樂嗎?美滿嗎?我當然不會問,只見她每次都笑瞇瞇的,顯然日子適應得還不錯。  

    女兒年紀越來越大,都上了學開銷也越來越多。老兵年歲也越來越大,曾經在工廠當門口警衛的工作終於做不下去。少了這份額外的收入,光靠退休俸如何能讓孩子安心唸書成了問題,剛好阿霞領到了無國籍居留證(88年以前進來的泰緬無國籍配偶一樣要拿5年不能出境的無國籍居留證),可以公開工作了,不識字的她能做什麼呢?我依然不敢問,她有家,家中有老小要照顧,當幫傭?看顧?顯然都不方便,她其實也沒要我幫忙,只聽說她到區域醫院當清潔工去了,工作還好,時間很長,薪水很低。 

    做了兩年吧,她換到了一家大餐廳當洗碗工。換的原因是工時比較短,薪資比較高,但依然不到2萬元。常常上百桌的碗盤整理下來,我想到都腰酸背痛,別說那環境還又濕又髒又危險,摔兩個盤子一天就白忙了。我問她辛不辛苦?她說:「還好!」臉上依然笑瞇瞇。  

    我認為這種低收入的勞動型工作能長時間做下來的人應該不多,但顯然就是有人能吃這樣的苦。熬了4年多,阿霞終於當上了領班,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工作或職位,但工作態度或能力顯然是被肯定了,吃苦的精神也讓我佩服。那跟學歷、家世或命運無關。她就是不怕吃苦、不肯向命運低頭,所以不會有受挫的情緒反應。她認命、認份,好好過她辛苦的每一天生活,我想像著她在廚房中指揮他人收拾、整理碗盤的樣子。一個不識字的小女人在台灣高度發展的社會中,一樣能有出頭的一天,真是叫人欣慰的好樣兒啊!  

                      小華2009/2/2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