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魚,好的海魚吃不起,淡水魚的刺多,腥味也重,只能隔陣子蒸片鱈魚餵她。本來不愛吃魚的朱爸吃過我煮的大蒜黃魚後,也三不五時的會想吃這道菜。大尾的黃魚買不起,有巴掌大小的黃魚吃算打牙祭了。黃魚刺少,Sunny最早接觸的重口味算得上就是牠了。

    在這樣的環境裡,要想吃鮮魚粥簡直是一件奢侈至極的事。但仍有過兩次機會吃到難忘的海鮮粥。一次是朱爸在澎湖出長差3個月,我帶著Sunny去看他,他工作時我閑閑亂逛,逛進一個小漁村,發現一個賣海鮮粥的小店,屬貓的我怎會放棄這樣的機會?於是,我們點了碗海鮮粥,這可是30年前的事了,那碗海鮮粥裡有鮮蝦、青蚵、小卷,滋味之鮮甜,如今好像還留在口中,難以忘懷。

    第二次是住在天母時,住家附近開了間江浙餐廳,我這能幹又節儉的女人,宴客一向自理,少有在外請客的。是什麼原因讓我走進那家餐廳不記得了,只記得他家有魚生湯,而且是現場高湯現沖的魚生片,魚的新鮮度夠好,湯汁自然美味。我忍不住跟老闆娘閒聊,她很開心的答應給我弄碗魚生粥,我吃得開心,但捨不得常去消費,沒兩年,餐廳也結束營業了。

    吃過最最難忘的大魚是在帛琉。在帛琉做生意的朋友聽說我愛吃魚,特別請我吃在帛琉盛產的蘇美魚。四個人吃的那條魚快十斤重,三個人看著我從頭啃到尾,好像在考核我真的沒說謊,不但是隻貓,還是一頭大貓。那次真叫我吃過了癮,魚貴不貴不知道,但Stone的盛情,我沒齒難忘。

    說了兩篇,就是沒提到鮮魚粥,因為我的一生中,除了海鮮粥、魚生粥外,再來就是虱目魚粥了。在學甲吃虱目魚粥也是一生難忘的經驗之一,當然還有虱目魚丸,弄得我到現在都拿學甲的產品當標竿,

這就是好東西一旦被肯定,要想改變印象也很難。

    我自己不是愛煮粥嗎?難道自己從沒煮過魚粥?有!有!有!只要有朋友住院開刀,我一定會到漁港去買海鱸魚用雜糧米熬一鍋濃粥,那是為療傷用的,好不好吃?為了誠意,我沒偷吃過。我住院開刀時,沒人幫我煮過。

    所以啊!我沒吃過女兒在馬來西亞吃過的鮮魚粥,我沒吃過真正來自大海的鮮魚粥!我沒吃過大塊海魚煮的鮮魚粥啦!

 

 

                     小華2009/8/3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usunny
  • 看懂了看懂了...不過那是馬來西亞,我沒辦法說帶老媽去就去啊,那我來認真找找看台灣有沒可以代替的囉.
  • 老媽
  • 先謝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