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善泳者溺於水」,我在半年不到的時間裡,不過騎了四次車,就自稱自己是「勇腳阿嬤」。老天要不給點教訓,我還真搞不清楚自己是誰。

    從緬甸回來後,一忙二病,兩輛自行車就擺在觸目可及的門邊,心裡也老在盤算,什麼時候再去騎騎車?但貴人我,少的就是時間跟精神。每晚下班回到家,總累得像灘爛泥,窩進沙發就再也不想動,也曾經跟朱爸約過:晚飯後出門散散步。說的容易,只做了說的那一次而已。

    好不容易一個兩人都沒被邀約的星期天,天氣晴朗,此時不騎車,更待何時?於是兩人整治裝備,我備運動飲料、蜂蜜水跟八寶粥。朱爸檢查輪胎、備胎、反覆試用新買的攜帶式打氣桶,一切準備妥當,也穿戴整齊,頂著接近中午的艷陽,我問朱爸:「真的要去騎車呵?」朱爸一頭霧水的反問:「這是什麼意思?」他正在穿鞋,怎麼看,都不像是想反悔或是有疑慮的樣子。

    於是,前後兩人牽著車,推出停車場那兩個大斜坡,說了這次走山路,經揚昇球場騎到龍潭。既是山路,上上下下的坡段很多,我們觀察過一次,見路上騎的人不少,就算是兩老,應該也沒有問題。

    有了騎山路的心理準備,當然要複習換大盤的手法。一個多月沒騎車了,也沒有真正騎山路的經驗,出門右轉就是一個40度左右的大下坡,我在朱爸身後上車,正想切換大盤齒輪,不想朱爸在我正前方的一個減速,我緊急煞車,卻只煞到前輪,只見後輪高高翹起,我這一身專業裝備的大媽就在家門口重重摔下

    還好不是四腳朝天似的摔法,而是左半身先著地,從左肩、左肘、左大腿都是皮不傷肉傷。尤其是左大腿的筋骨,痛得讓我簡直是寸步難行。

    朱爸的針灸這時派上了用場,針灸過後,狀況不像有多少改善,我問朱爸會不會傷到了骨頭,他說:「有可能,還好你肉多,應該還好。」

    唉!這才是摔車後最重的傷害了吧。他倒很樂的繼續說:「也許是老天故意要你在家多陪陪我。」我白他一眼,用又扭又滑的步伐,回書房紀錄這難堪的一段騎車經歷。

 

 

                      小華2009/9/7

創作者介紹

劉小華的人生日記--生活版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VE
  • 樂觀

    朱爸的嘴巴真甜~呵...
    劉姐的傷口好些了嗎?

    PS:BLOG是我妹ssu推薦給我看的~
  • thebesthouse

  • 這是9月份發生的事了
    如今去過大陸 也到泰北呆了一個多月
    跑了不只70個村寨
    體能好得哩
    謝謝你們的關心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