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持假護照來台讀書的泰北學生,民國86年在申請身分證前的體檢中檢出了愛滋病毒。距離踏上台灣的那一天,已經有8年的時間

姓名:阿國

性別:男

年齡:61年次

出生地:緬甸

職業:自由業

知道感染:86

如何得知:體檢

感染途徑:不詳

是否曾發病:沒有

發現時CD4:不詳

最低CD4

目前CD4

使用藥物產生副作用:

用藥情形:沒有按時吃藥

 

【一】發現

阿國是持假護照來台讀書的泰北學生。84年獲政府同意,在法院判決過後,可以持判決書及體檢表到戶政機關申請身分證。86年底,將近百來個學生集體到耕莘醫院體檢。體檢表被裝成一大袋寄回當時的學生辦公室。值班學生打開袋子檢視體檢結果,被擺在第一張的阿國的體檢表讓學生興奮的臉剎時凍結了起來。  

 

    「體檢報告本來應該是當事人才可以看結果的。可是耕莘醫院把所有同學的體檢報告一起裝在一個袋子裡,寄到當時的學生辦公室去。結果我所有的同學、朋友,包括泰北的家人、親戚都知道我有愛滋病的事情了。也許我自己還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呢!」  

 

     知道自己得到愛滋時的阿國,第一個反應是:「反正是爛命一條,有什麼好難過的?」  

 

【二】背景  

 

操著一口雲南腔調的阿國,出生在緬甸。後來隨著父母移居到泰北的滿 星疊難民村中居住。那兒可是世界出了名的毒窟。毒王坤沙的指揮所有一陣子就設在村外的山谷中。 
     號稱毒王的坤沙,在滿星疊辦了一所中文學校-大同中學。因為不拒絕沒有學費的孤兒入學,學校的規模在泰北地區也算首屈一指的了。他成立學生大隊,培訓學生在必要時參與戰爭。但因進行毒品交易買賣,怕年輕人因此染上毒癮,對吸毒者的處分也十分的嚴厲。但青年時期的阿國,因為好奇好玩,加上毒品取得容易,終不免偷偷的接觸了毒品。 
        阿國父母因為坤沙禁止村民吸毒的態度十分堅決,處分很重;泰國政府又禁止華裔難民學中文,動不動就燒書、燒課桌椅的企圖關閉中文學校。對不想歸化成泰國人的華裔難民來說,把孩子送回台灣就是回到了祖國的懷抱,從此孩子就能有好好的、正常的日子過,比讓孩子留在泰北又吸毒、又打仗的,強過不下幾十倍。有了這樣的念頭,身為家中長子的阿國,就在78年9月,持著父母不知找誰辦的假護照,跟著一票同學坐上了飛機,來到這個不承認他們的祖國-台灣,過了8年荒唐而又惶恐的歲月。 

 

問:你在泰國沒有身份? 
答:沒有,我拿泰國的假護照飛回台灣,因為84年以前我沒有台灣護照。我在泰國不可能拿到身分證, 
問:泰北的人都有這種問題嗎? 
答:對! 
問:所以你也必須拿假護照,不然怎麼進出呢? 
答:早期還有黑名單,不能進泰國,我有很多學長就是。我沒有在泰國起飛,我從泰國飛到馬來西亞再從馬來西亞回來。我坐火車快到泰、馬邊界就換計程車,他們以為我是觀光客。問:邊界檢查你拿什麼資料給他?
答:我不給,跟其他人一起進去。 
問:很麻煩嗎? 
答:是,硬闖較不易過關。 
問:你到台灣來讀書是讀什麼? 
答:高職。 
問:念完高職你就做事? 
答:有想考試,但我沒居留證,沒護照。 
問:那你在高職唸書是用什麼身分?僑生? 
答:我畢業考時用的居留證過期了。 
問:為何不重辦居留證? 
答:因為我的護照過期了。 
問:你用的是什麼護照? 
答:泰國護照。辦居留證一定要用護照,到警察局去登記。 
問:你的護照是非法的嗎? 
答:是非法的,不能再重辦,一本護照只能用一次,而且我人在台灣也不能再弄一本假的。 
問:那你們為什麼不能申請台灣護照? 
答:民國74年前到台灣讀書的學長是到台灣一落地就有身分證,等到74年以後用泰國或什麼護照回台灣都不能拿到身分證。 
問:為什麼政策會改變?不合理啊? 
答:李登輝當總統之後就改了。幾個單位把我們的問題踢來踢去的。本來想報名考學校,但居留權什麼都沒有,就算了。 
問:僑委會都沒在管嗎? 
答:那時是章孝嚴當僑委會委員長,他都搞不清楚我們有沒有國籍這件事,還去泰北看了好幾次。 
問:檢查出HIV後,內政部有沒有發你身分證? 
答:有發。 
問:他還是發你了?他沒有因為你感染了HIV叫你離開台灣? 
答:沒有,因為法院已經通過了,我是法院同意後才去體檢,才知道感染了HIV 
問:不是要體檢結果後才做決定? 
答:不是,他們先判才做檢查。 
問:那檢查沒有意思啊? 
答:表示說你有什麼疾病就快治。 
問:所以身分證是已經有了? 
答:有。 
問:可是你有了身分證,你又在工作,為什麼沒有健保卡? 
答:那時拿到身分證起碼要34個月才能拿到健保卡。  

 

【三】感染  

 

    很多人吸毒、性行為就放浪了。毒品讓人興奮,再加上喝了酒,誰也分不清誰是誰,玩的是哪一個?  

 

    剛到台灣的阿國,讀的是高職。因為天性好玩,交了一些花天酒地的朋友,加上在泰就有吸毒的經驗,雖然沒有共用針頭,不嫖妓、不是同志,卻也糊裡糊塗的感染到愛滋病毒。  

 

    「我們和酒店的小姐玩熟了,天天玩。打烊了之後還喝,找舞廳或找隱密的地方躲起來吸毒、玩樂。」 
    「光吸毒,台灣就有好幾種毒品,海洛英我不吸,一吸就嘔吐,我吸巴嗎(?)、古柯鹼、安非它命,只用一個管子,你吸一吸我再來吸,嘴巴會破掉,誰也不知道會接觸到誰的血。」 
    「現在你還是不清楚你感染的管道,也有可能是因為吸毒的工具弄破皮膚流血,也有可能是去酒店跟小姐發生性行為?」
「我也不清楚,也有可能是和我發生性行為的小姐,在幾小時之前也和別的男人發生性行為或怎樣,這就不清楚了。在我知道感染一年多後再回去找,通通不見人了,任何人都找不到了,而且她們也不是台灣的女孩子,也有大陸的。」 
「有泰國的或其他地方的嗎?」 
「那時沒有,是馬來西亞、新加坡的吧,還有大陸的。」 
「六年前就有大陸的?」 
「有,只是比較少。」 
「所以你的感染原因不清楚,難說是什麼原因?」 
「很難說。」 
「那時和你一起玩的朋友有沒有人被感染?」 
「沒有。」 
「為什麼你那麼倒楣?」 
「不知道。」 
「現在你感染的管道不清楚,有可能是因為吸毒的工具,也有可能是跟女人發生性行為。那是六年前,84年,那時你幾歲?」 
25歲,我61年次。」
23歲而已。」 
「你當時住在會所嗎?有人問你怎麼感染的嗎?」 
「不,我和朋友一起住。」 
「一起工作的朋友?」 
「發現感染愛滋後,我便慢慢把毒癮戒掉,和他們ㄧ起住,他們就問護士小姐如何避免被我感染,慢慢的了解,不見怪了,吃飯、喝酒都會和我一起,知道不會因為這樣就被感染。」「他們也不那麼害怕?」 
「是的,我們也一起打麻將。另外一些新朋友我就拒絕交往,不管男的女的,我都不去交。」
「你23歲以前有女朋友嗎?」 
「沒有,我不喜歡交固定的女朋友。」 
問:耕莘醫院檢查之後,誰來和你接觸告訴你要去治療? 
答:只有劉姐。 
問:是她帶你去性病防治所的嗎? 
答:光是找性病防治所,我們兩個人就找了兩天。 
問:為什麼? 
答:第一天跑錯地方,跑到新生南路、忠孝東路和仁愛路中間,快上天橋前還有一個警察什麼的、是看什麼病的地方,跑了大半天,我說不去看了。第二天一大早又被劉姐拖到長安西路去看,剛開始那邊不太想接受我,因為我沒有健保,我只有僑保,是僑委會發的。 
問:一樣可以看病啊! 
答:是可以看,但問題是他要問上級,因為這藥太貴。 
問:後來呢? 
答:藥我得自己花錢買。 

 

【四】工作  

 

學歷都要大專,我只有高中。第二是語言方面,我的表達方法好像有些不對。 

 

沒有好好唸書的阿國,操著一口雲南腔的國語,在工作態度上,卻是一點也 不怕吃苦。 

 

「後來和這些朋友還有來往嗎?」
    「住在一起一年多就不再來往了。因為我已感染他們並未被感染,我也不知道他們將來萬一被感染了,不是因為我也會以為是我傳染給他們的,是我害的,這樣就不好了。我就回家(泰北)看我媽,陪我媽大約4、5個月後再回台灣,就沒再和他們在一起了,自己找工作,到工廠上班。剛開始去應徵,碰了好幾次釘子。」 
「為什麼?」 
「第一個學歷都要大專,我只有高中。第二是語言方面,我的表達方式好像有些不對,慢慢的我就在想,幫忙帶泰勞,很累,待了差不多一年多,待遇也不是很好,做錯了還要扣錢,我就跑掉了,我不想再待下去了。現在我在新竹科學園區裡面上班,做油漆,待遇不錯,在科學園區裡,本來快完工了,因為我手斷掉了沒有去看,不知現在完工了沒。」
「你84年後就開始自己找工作了,找工作那邊的人不知道你的病?」 
「不知道。」  

 

【五】用藥  

 

    我吃藥不躲,正大光明,有人問起我吃什麼藥,我就說不知道。 

 

感染後的阿國,剛開始因為沒有健保,藥品要自費購買。別人吃三合一了,弄不清楚為什麼只有他還在吃二合一。 

 

「後來你接觸的人都不知道你感染?」
    「不知道。因為我吃藥不躲,正大光明,有人問起我吃什麼藥,我就說不知道,看骨科或生病,醫生開藥給我,我就申請一個月的藥,他們問為什麼要一個月這麼多?因為我有重大傷病卡,什麼是重大傷病卡?一個月跑兩、三次醫院看病有困難,就用重大傷病卡看病,較方便,他們也不會問我吃什麼藥,為什麼一天吃這麼多次。」 
問:結果你的僑保可以嗎? 
答:裡面的醫生說還是給藥,我是沒信心吃藥就會好 
問:你自己不相信可以治好? 
答:性防所一起看病的人,很多都瘦的、臉色發白,像有灰塵一樣。 
問:那些是已經身體不好了?很嚴重了? 
答:他已經發病好幾次了,每個人都沒信心。最後是想,既然要活下去,就給什麼藥吃什麼藥,正常吃,一天四次就四次,一次兩粒的吃、吃、吃,吃的差不多快三年,就給我換藥。 
問:三年就是86年以後87年時? 
答:對,開始吃三合一,我才吃二合一,有時我去檢查,檢查不出來。 
問:為什麼?你有再去檢驗嗎?因為耕莘醫院可能檢查的不對啊? 
答:對,我就去迪化街有一家專門抽血檢查的,4000塊,說沒有感染,我想說奇怪,那邊說有感染,這邊卻說沒有感染。後來有朋友透過很多管道介紹給我一個中醫師,每個禮拜給我中藥,叫我吃中藥,用紅酒燉藥一起吃,本來我的病檢查不出來,我拿身分證那天還要體檢一次,在台北醫學院,我問劉姐要不要事先跟他們講,劉姐說先不必,但性防所的小姐先打了電話去說裡面有一個要特別檢查,還是檢查不出來,等到我喝了酒之後,又到性防所去檢查,CD4快到零,病毒很多,我想奇怪,從哪裡跑出來的呢?二個禮拜後又感冒,我想完蛋了。我仍和正常人一樣去上班,劉姐就說要過來看我,我說看我幹麻,看我死啊?我去會所也無聊,我就跑去殯儀館看死人,人死了就像睡著一樣,有什麼可怕的,回去後劉姐帶我到性防所,問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說是我吃的中藥,把我身體吃壞了。 
問:中醫師怎麼給你介紹這個中藥呢?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