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標題就知道我多麼的有自知之明,根本就是事先抱定殘念的念頭來跑這一趟的。所以囉,「殘念萬歲」囉!

    敢說自己「殘念萬歲」當然是有完成全程,所以殘念,是老嫗一個心疼自己如此辛苦,加上路上不斷有人跟我說:「你好棒!加油!」也有人跟我說:「小心,不要讓腿受傷了。」我心想,已經賺到了「好棒」的讚美,讚美的人又都已經呼嘯而過,連個背影都看不到了,我就小心點,留點腿力回家又如何?就算後面或對面再有車隊來,看到老嫗在險升坡上推車,應該也不至於嘲笑我吧。於是在從馬武督到羅浮的最後一個大坡的最後200公尺左右,我心裡一個「殘念萬歲」,就下來乖乖推車走了。

    騎了60多公里的上下坡路段,最後一個坡會下來牽車走,一定是要說說理由的:

一、    下車時不知道離那個上坡頂只剩下不到200公尺的路程,真是扼脕。

二、    說是羅馬公路行,實際上是從埔心家中出發,聽說過了羅浮到復興前還有一段將近3公里的大上坡,在怎麼殘念,我至少要能騎回家,才能說「萬歲」啊!

    到了羅浮,同行的幾個「老」朋友都說我好棒,我羞慚的承認自己有下來牽車,彭老大說:「不可能,用牽車的怎麼可能那麼快?」說的也是,始終堅持不肯下車的朱爸此刻還沒見到影子哩。

    在羅浮吃過牛肉麵,體力恢復不少,但上坡後不久,前大腿、後大腿開始刺痛。面對一個大陡坡時,我跟他們承認我比較嬌、比較疼自己,說完,當著大家的面下來牽車,這一牽,至少走了500公尺。

    老實說,這一趟連回程時的繞路,破了105公里的路程,除了大腿疼,其他似乎都還好,倒是對自己的耍賴及朱爸的堅持有蠻深的感觸。我當然可以說我星期一辦公室有很重要的狀況要處理,不能為騎車逞強出差錯,但看到朱爸整個臉大飆汗、用龜速在上坡路段用力踩著後輪有偏差的變速車(大家都說了他的車況不好、阻力大、騎起來會比大家辛苦),就算看到老婆用走的都比他快,他依然堅持不下車,這種毅力我投降、我佩服。

    這段路程嚴格說我們都算殘念,但終於完成啦!我可以大聲的跟自己說「萬歲!」嗎?

 

 

                  小華2010/4/13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