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正強,15歲,大營盤六年級的漢族學生。內向少言,從不會跟在你的身邊,想要引起你的注意。
韓正強的家裡有一個80多歲的曾祖母,不但是痲瘋病人,眼睛也有嚴重的白內障。父親40多歲,沉默木訥。弟弟韓正龍在學校二年級就讀。母親離家,沒有人想談她。
有一天晚餐時,王老師告知,有三個學生因為韓正強的父親在挖煤時遇到災變,被送進了醫院,陪著正強一起趕到醫院去了。
我和平宜雖然操心,但孩子們沒有手機,無法聯絡,只希望他們能早點回來,好讓我們能了解狀況。
夜裡11點多,孩子們終於回來了,都說沒事,正強的父親也回家觀察,我們想,沒事就好,不要影響孩子們的睡眠,就真的沒有多追究,大家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我總覺得事情沒有真正弄清楚,不免想把正強找來,探個究竟。
「爸爸真的沒事?」
「頭和腳還是會痛,醫生說回家觀察!」
「那工作呢?」
「爸爸應該不會再去挖煤了。」
「那以後的生活怎麼辦?」
「我們家有一點田。」
「誰作?」
「租給別人作。」
「租金多少?」
「一塊田一年350。」(人民幣)
「一塊田有多大?」
「大概一畝。」
「一畝一年才350?你們家有幾畝地?」
「很多塊吧!」
這下該我的眼睛一亮了。我問平宜要不要租他們家的土地作學校的實驗農場,平宜覺得這點子不錯,於是,當天放學,我們就去探視正強的父親,並商討租田的事了。
木訥的父親果然木訥,正強反而像個家產當然繼承人,代他的父親做了所有的決定。性急的我們立即要求去看他們家的田地。正強東指一塊,西指一塊,嘴裡說著:這塊太遠;這塊太高,沒水;這塊地不肥。腳上卻沒停的帶我們到了一塊肥沃的黑土田邊說:「這是我們家最好的兩塊田,不但肥,而且田邊有水流過。」我指著邊上一塊黃土田,問他:「這塊呢?是不是你們家的?」
他點點頭說 :「這塊不肥!」
「不肥的田,你們都種什麼?」
「種包穀跟土豆是還不錯的。」
包穀跟土豆是當地最不值錢的農作了,可是我看了平宜一眼後,當下做了決定:「就這三塊地,我們都租了。」
孩子的臉,就這樣漾起了笑容,在夕陽餘暉的照耀下,忽然燦爛了起來!

小華2005/1/16寫於埔心家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hebesthouse 的頭像
thebesthouse

劉小華的人生日記--生活版

thebest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伊鳳
  • 後來妳種什麼 有無收穫
  • thebesthouse
  • 多咧<br />
    除了給孩子加菜<br />
    畢業典禮上還有吃土豆大賽<br />
    但活動不是我辦的<br />
    好吃的人是不會讓食物直接到胃裡去的
  • 伊鳳
  • 好吃的人是不會讓食物直接到胃裡去的<br />
    <br />
    這句話很有意思<br />
    能否再詳細述說<br />
    妳真正的意思是 <br />